品牌风向标 升级指导
品牌发声 对话领袖
优选行动 以往鉴来
品牌升级 塑造形象

吕碧城:女权高唱,若安达克

来源:中国优选品牌 发布时间:2018-09-15 10:37:28 271

她被赞为“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”,用一首首诗词描绘了身处时代风浪中的追求与畅想;

她与秋瑾并成为“女子双侠”,是女权运动的首倡者之一,一首“女权高唱,若安达克”立下了为女性解放、争取自由与民主的誓言;

她是中国女子教育的先驱,她在《大公报》接连刊文,对兴办女学之事进行宣扬,以极其锋利和老辣的文字向千年以来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封建传统思想宣战;

她就是吕碧城。

吕碧城

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是吕碧城的真实写照,她没有林徽因的美貌,她没有张爱玲的浪漫,但她心有沟壑,她知道人生的无限可能,她拥有着身为女子的骄傲。

同为民国四大才女,张爱玲为胡兰成的浪漫与花言巧语所惑,一生凄苦;萧红离家出走,历经坎坷,为了追寻爱情;

但碧城同样离家出走,却是为了事业;被无数贵族子弟追求,可碧城只愿寻找和自己心意相通的智慧才子,未得,也绝不将就。

碧城的一生,是一部传奇史,没有太多的风流韵事,注定不会为世人流传铭记,可是,谁又能说这样的人生,不是真正的美好与舒适?

徒手挽狂澜,谁言女子无才便是德

唯有书香才可养出那样一个通透、聪慧的妙人儿。

碧城出生于安徽旌德书香门第。

碧城5岁就能用“秋雨打梧桐”应对父亲“春风吹杨柳”的诗句;

7岁能绘巨幅山水画。尤擅作词,“每有词作问世,远近争相传诵”,闻名乡里;

12岁写下“夜雨谈兵,春风说剑,冲天美人虹起”这满怀豪情、万里胸襟的词句,被樊增祥先生写诗称赞:“侠骨柔肠只自怜,春寒写遍衍波笺。十三娘与无双女,知是诗仙与剑仙?”

然古有定律,慧极必伤。许是上天希望多多磨砺碧城,在她12岁那年,父亲猝然病逝,家中财物皆被霸占。

家中无人主事,年幼的碧城站了出来,支撑起了家族的重担。

她拿起笔,给父亲昔日的好友写信,更不顾女儿家身份,四处拜访求援。其中的一封书信到了两江总督樊增祥的手中。樊增祥随即被吕碧城超人的胆识和情切意真的文字所打动,施出援手。一时间,徽州的官场风云流动,各级官员谁也不敢怠慢吕家的三女儿,一场危机及时被制止。

因为女子太过能干,碧城被从下定下姻亲的汪家强行解除了婚约。

这件事,似乎隐约也透漏出碧城今后的情感走向,也为碧城努力追求自己的理想减少了阻碍。

 吕碧城时尚

离家出走,谁要养在深闺人不识

20岁时,碧城打算同舅父署中秘书方君之的夫人一同赴津,拜访那里的女学,但临行时却被舅舅拦下并遭责骂。

于是,在第二天,碧城毅然离家出走,跳上了去天津的火车。

机缘巧合之下,碧城因为自己出色的文采与《大公社》英敛之与方夫人一见如故,引为知己。碧城挥笔写下《满江红》,毅然决然喊出了“深闺有愿做新民”的铿锵之音。

这首诗甚至引来了清廷政府大员和诗坛巨擘们的唱和。寿春庐主徐芷生、藏书大家傅增湘,纷纷对这个文坛新秀青眼侧目。

也正因为这首诗,碧城受聘为《大公报》第一名女编辑。吕碧城,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编辑。

兴办女学,谁说女子不如男

受千年来中国古代思想的荼毒,中国若想实现男女平权,必先启发民智,而要启发民智,首先必须兴办女学。而这,就是碧城21岁时萌生的念头。

之后,碧城先后在《大公报》和《中国女报》刊登宣扬女权的文章。

1904年10月3日,《大公报》刊登碧城的《天津女学堂创办简章》;

同年11月,北洋女子公学正式成立并开学,碧城出任首任教务长,傅增湘为校长。

两年后,学校更名为北洋女子师范学堂,23岁的碧城升任校长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

北洋女子师范学堂成了中国现代女性文明的发源地之一。很多在这里受过教育的女子后来都成了中国各个领域的杰出人才,邓颖超,许广平,周道如等,都曾聆听过碧城授课。

“绛帷独拥人争羡,到处咸推吕碧城”。20世纪头一二十年间,中国文坛、女界以至整个社交界,吕碧城受到无数的追捧,鲜花和掌声都是这时期吕碧城的真实写照。

可以说,吕碧城,是我国女性思想解放的先驱者之一,为我国女性解放追求自由奠定了基础。

 吕碧城女学

民国黄金剩女,未寻得,不将就

在情感上,碧城是一个率真的人,她不喜欢将就的爱情,不喜欢凑合过日子。

在民国时代,能与她匹配的男子确实不多,不说她文学上的才华和成就,光是能说六国语言的这种智慧,就没得几人能与之相比。

她曾与友人说起她的情感感悟:“生平可称心的男人不多,梁启超早有家室,汪精卫太年轻,汪荣宝人不错,也已结婚,张謇曾给我介绍过诸宗元,但年届不惑,须眉皆白,也太不般配。我的目的不在钱多少和门第如何,而在于文学上的地位,因此难得合适的伴侣,东不成、西不就,有失机缘。幸而手头略有积蓄,不愁衣食,只有以文学自娱了。”

曾听闻有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之人,本不愿相信,但直到看见碧城,我就深信了。

碧城太优秀了,上帝造就了这样一位才女之后,本来也会造就一些,至少一个能与她匹配的优秀男子。可能上帝当时有些疲倦、困乏,便打了一阵瞌睡,等他醒来,时间已经太晚了。上帝听见了这位才女在人世间生长拔节的声音,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,风姿绰约,来不及补救,只有听天由命了。

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”终究,碧城未得遇见足以与之匹配之人。海子写过一句诗: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,和你的心上人,一起走在街上。

愿世间再得吕碧城,也愿这次上帝不再打瞌睡。

 吕碧城女权

何时再得吕碧城,宣女权之真谛

昔日,她是被人抛弃,遭舅父辱骂的弱女子,她对婚姻乃至人生有着诸多的悲观和失望。而今她摇身一变,把命运的雷霆攥握在自己的手中,将天下的好男儿置于眼底而毫无赧色。

她徜徉在自己的王国里,谁也不用攀附,谁也不用仰望,仰赖着手中的一支笔,仰赖着冲冠意气的豪情,生生活成了一个穿着盔甲的女王。被人誉为“东方公主”。

优秀的人们总是有着相似之处。

“人生总在祈求圆满,觉得好茶需要配好壶,好花需要配好瓶,而佳人也自当配才子。却不知道,有时候缺憾是一种美丽。太过精致,太过完美,反而要惊心度日。”

从另一方面来看,碧城的一生,已经足够绚烂,若还寻得与之相配的男子,是否太过完美?也许上帝是看上了这一点,才没造出这个人儿。

谁说女人要活成公主才是令人惊羡的人生,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穿着盔甲的女王,才是真正的女主人生。

时间流淌,历史终究会过去,然而,近现代的女权运动仍旧在呼唤,何时再得吕碧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