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牌风向标 升级指导
品牌发声 对话领袖
优选行动 以往鉴来
品牌升级 塑造形象

唐瑛:一辈子的美人

来源:中国优选品牌 发布时间:2018-09-26 10:24:03 175

“北方有佳人,遗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”

唐瑛便是那个风靡大上海的绝世美人,倾国倾城的交际花。

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“交际花”,和如今人们口中的交际花的含义完全不同。

那时候的交际花是一个舶来词,是一个十足的褒义词;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交际花的。

有资格称为“交际花”的,首要条件是当时公认的“名媛”。

半个世纪以前有一部《春申旧闻》谈起当年上海的“交际名媛”写道:“上海名媛以交际著称者,自唐瑛、陆小曼始。继之者为周叔苹、陈皓明。”这些交际名媛风姿绰约、雍容大雅,如一群美丽的蝴蝶精灵。而这群美丽的蝴蝶精灵中,最吸引世人目光的、最光彩照人的,就是长相漂亮、五官有着一种西洋风情的唐瑛。

 名媛唐瑛

日积月累,只为破茧成蝶

1903年,唐瑛出生在上海,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大小姐。

她的父亲是庚子赔款的第一代留学生,留洋归国后,学的一手好西医,在上海开设高级私人诊所,专门给当时的名门望族看病。

她的母亲是金陵女子大学的首届毕业生,见识独到,很有新时代的头脑。

一双璧人的接合,是头脑与灵魂的互助,也是眼光与认知的碰撞。

出生于这样的家庭,注定了唐瑛的人生不会无趣,唐瑛自幼聪明善学,加上大人的倾力培养,自然是优秀。

在学校教育上,像那个时候大多数的名门一样,两人为女儿选定的学校是当时出了名的贵族女子学校:中西女塾。

十年前有宋家三姐妹在此就读,后有一代名作家张爱玲的眷恋。

而唐瑛,也从这里,开始了自己之后叱咤风云的交际花生涯的积累。

 幼年唐瑛

社交名媛伊始

唐瑛的父亲深受西方文明影响,加之唐家又是基督教家庭,所以有些“重女轻男”。女孩子地位高,但也不是说就可以随便出门交际,必须等到有男士上门邀请或者婚后才能开始社交。唐瑛正式进入交际圈是在1926年左右,也就是在西方社交规矩中的16岁。

一次,英国王室来访问中国,唐瑛过去表演钢琴和昆曲,很是耀眼。当时的各大报纸上登了她的大幅玉照,风头盖过了王室,也是她交际生涯最显赫的时期。当时的伤害,唐瑛的风头无人能敌。

当时就有一种说法:“南唐北陆”,意思大概就是中国南方有佳人唐瑛,北方有绝色陆小曼。

大抵是美人惜美人,陆小曼来到上海以后,唐瑛迅速与其结交,并成为了好朋友。

1927年,两人不仅见了面还在演艺工作上展开了合作。

在中央大剧院举行的上海妇女慰劳剧艺大会上,两人合作演出了昆曲《牡丹亭》里的《拾画叫画》。唐瑛扮演反串演出男主人翁柳梦梅,而陆小曼则成了杜丽娘。

唐瑛和陆小曼

一时间,全国大报小报的头条都是两人。两人是名副其实的大上海的绝世双姝。

《拾画叫画》演出成功后,唐瑛有了信心,便更加大胆地把实验精神带到了国粹中。

1935年,她自导自演了至今都独一无二的英语版《王宝钏》。

当时,扮演王允的是《文汇报》在沪创刊之初的董事之一方伯奋、扮演薛平贵的是沪江大学校长凌宪扬、扮演王宝钏的是唐瑛。这次因为是用英语演出京剧的第一遭,所以引起观众的极大兴趣。加之,唐瑛不但英语流利,而且也很会做戏。因此这场演出在当时的中国引起了轰动。

时尚与戏剧的结合,听上去似乎有些不伦不类,但是,用这样的形式,将国粹传播出国门,何尝不是一种爱国主义的美好尝试呢?

唐瑛不像好友陆小曼,只是享受时尚,享受演出后的掌声,她更多的是享受创作的过程。她全身心的参与了创作的全过程,并让经典改头换面,就算是在今天的中国,也需要无尽的勇气才可以做到,更何况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伤害。

唐瑛是真正有大智慧并且勇敢无畏的新时代女性的杰出代表。

 

民国的可可香奈儿

在上世纪的上海,中西方文化激烈碰撞,摩登更是成为上流社会的标杆。

然而,在民国,摩登没有这么简单,想要被认为摩登是不容易的。你会跳舞,不能说明你摩登,但是你不会,那你连摩登的边都沾不上;你会打高尔夫,也不能说明你摩登,你若不会,那你肯定也与摩登不搭边。

当时的时髦女性,穿改良旗袍或文明新装、烫头发、涂口红、穿高跟鞋、拎小坤包,这些是必选装备;可选装备还有雪茄、香烟、一两只宠物狗;除此之外还有必选技能,包括英法日德俄语中至少一种、会跳舞、懂戏、逛公园;而可选技能是会打高尔夫、会游泳、会打网球等等。

唐瑛作为时尚界的女王,对自己的每一件事情都无比考究。

摩登唐瑛

唐瑛善英文,能昆曲。东西方文化的精髓她都能领略到。她就是一个为交际而生的女人。家庭优越的生活,让她能够专心学习各种西方文化礼仪。

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,搭配什么首饰。每天吃什么饭,吃饭的姿势注意事项,走路的姿势,社交的礼仪,完完全全的都要严格执行。

而且,唐瑛的穿衣考究尤其前卫。

唐瑛对自己要求很高,即使不出去交集,她也要让自己看起来美艳动人。

因为家里人脉甚广,时常门庭若市,庭院即秀场,她可不能在自己家里就失掉在外头的光彩。

她经常一天换三套衣服,早上是短袖羊毛衫,中午出门以旗袍示人,晚上则是西式的长裙。

华服当然也要陪名贵饰物,香奈儿五号香水,菲拉格慕的高跟鞋,赛琳的时装,LV的手提,这些如今仍被普通人看作是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,对她来说,不过是日常用品,如走马灯般更换着。

唐瑛手捧鲜花

然而她的时尚可不是“用着别人的”就能满足。她去鸿翔百货逛街,去各种光艳集市,其实是去锻炼自己的审美。每每遇到令人惊异的衣服,她只是匆匆记下式样,回家便与裁缝商量着做出来,然后再改成更符合自己心意的款式。

由于出众的品味和在时尚方面的吸引力,张幼仪经营的云裳时装公司还请过她当模特。当时的《玲珑》杂志甚至把唐瑛当成社交名媛的榜样,以鼓励旧时代的女性要见多识广。

 

真正的平静,不是避开车马喧嚣,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。

美了一辈子的唐瑛,在如今却没有陆小曼等人出名,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唐瑛没有足够有名的风流韵事,但是,正因为如此,唐瑛的一生都活得无比高贵,更是培养出了全球的舞台设计大师的儿子,谁能说这不是真正的美满的一生呢?

中年唐瑛

“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拼却醉颜红。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”

我仿佛看见了风华绝代的美人,在舞台上摇曳着身姿,如痴如醉,如梦如幻。